见证那一天,我在上学的路上遇到了解放军。

1949年5月8日,星期天下午,我和三个同学走在回学校的路上。

当时我在义乌县五元村中国中学读书。大源村位于东阳和义乌交界处,距东阳市区25英里。学校提供食宿,但没有蔬菜。每个星期六,我放学回家,星期天,我们带着我们的负担一起回到学校。

下午三四点,我们来到离学校不远的东阳县城西下昆西村。路边有一个公共汽车站。我们正要休息,却看到村民们突然惊慌失措,跑到后山的田地里。我们问发生了什么事,村民回答说:“败兵(指打败仗的国民党士兵)在这里,我们要抓搬运工”。

我们三个也跟着村民到了后山,但转念一想,我们是孩子,是学生,不应该抓我们。四个人又向学校走去,远远的就看见穿着军装,整齐排列在后花园村头的士兵。当你走近时,路的左右两边各有一列,每列8人。路中间有一个人。他军容整洁,步伐坚定有力,肩上扛着步枪,身上挎着子弹带,左上衣口袋顶上有一枚徽章,上面写着“中国人民解放军”。

看到我们,走在路中间的士兵问:“伙计,从这里到东阳有几条路?”我说,“二十英里。”他又问:“有国民党军队吗?”我说:“没有,但是我看到警察了。”

解放军继续向东阳前进,而我们向学校前进。不远处,我们看到一大群人来了。我们让位给了边缘,一路遇见了和他们分手的小雁岭。大军还没打完,从后花园到小雁岭有三四里。

后来才知道,从这一天起,东阳解放了。

解放前的东阳在我的记忆中是混乱的。

记得上世纪40年代,日本侵略者两次入侵东阳。我奶奶家在江北。1940年,她的家人被日本侵略者占领了三天,损失惨重。第二次入侵是在1942年,日军入侵东阳市。城里的人们外出务农和工作。过了城门之后,还要被鬼兵查“好市民证”,还要去找鬼兵。如果他们不敬礼,就会被打。

有一次,我去城里看我奶奶。穿过城门后,一个鬼兵让我向他敬礼,我用脚一起向他敬礼。然而,在脑海中,我突然想起了我从大人那里听到的“被征服的人”。我变成“被征服的人”了吗?我当时感觉很糟糕。

回到乡下的家,感觉很轻松,因为没有城市占据的氛围和环境,轻松的感觉特别强烈。

1947年到1948年,社会一片混乱,物价飞涨,一天三变。记得1949年春天上学,一个学期要交近亿。当地土匪恶势力在商辂市场猖獗,光天化日之下枪杀三人,青山头村一人在猴塘寺前的大池塘被杀。绑架和抢劫也时有发生。

解放后,经过剿匪、土改、反霸的斗争,社会逐渐稳定,物价稳定,人民安居乐业,生活得到改善…现在,我很自豪。